平台出租-正版中原六仔系统信用盘出租-澳门六仔系统出租

为什么996成了互联网公司的独特文化?

2021-03-13 17:10:25


“我们要把世界变个样,我们厌倦了白白的辛劳,光得到仅能糊口的工饷,从没有时间让我们去思考。我们要闻闻花香,我们要晒晒太阳,我们相信:上帝只允许八小时工作日。我们从船坞、车间和工厂,召集了我们的队伍,争取八小时工作,八小时休息,八小时归自己!”


这首歌传唱于1886年5月1日的美国,当时2万多个企业的35万工人涌上街头,向资本家争取休息的权利。在运动中心芝加哥,警察向游行队伍开火,5月3日更是发生了爆炸事件,多名工人被枪杀和逮捕。

为纪念这次伟大的工人运动,1889年7月,恩格斯在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将每年的五月一日定为国际劳动节。“八小时工作制”逐渐在世界各国确立。

然而,一百多年过去了,996却在互联网公司大行其道,甚至登堂入室,成为一种公开的“文化”。

本文从企业竞争、企业内部和整个时代三个层面分析背后的原因。

 

1

 
零和博弈下
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异常残酷

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“平台经济”。淘宝、拼多多是购物的平台,百度是广告的平台,微信是社交的平台,滴滴是打车的平台……

看似百花齐放,其实干的都是一样的活:把供方和需方弄到自家园子里,养肥了开始收“服务费”、卖广告,搞金融。

对平台经济而言,规模就是生死。获得最大规模的平台,能进一步吸引更多的流量,规模小的只会被市场挤出。

互联网平台之间的竞争,从来不是靠技术与服务赢得客户,而是靠打败竞争对手垄断市场。

例如在社区团购这个赛道上,“不惜一切代价”“All in”“打赢战争”,这一个个豪言壮语,听着以为是在研发新冠疫苗呢。

老百姓社区买菜的需求真的这么迫切么?他们才不关心老百姓的生活,美团关心的是杀死拼多多,拼多多关心的是杀死滴滴,滴滴关心的是杀死美团。

谁最后活下来,谁就能从容收割韭菜。

这种厮杀模式被复制到了公司内部,KPI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,与升迁、薪酬甚至去留挂钩。

而这些KPI的核心是速度与数量,在最快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业绩、完成最多的工作。

因此,员工工作也成为一场竞争、一场厮杀:谁最拼、加的班最多,谁获得嘉奖;稍有懈怠,甚至上厕所太久都会被批评。

十年前,富士康因“跳楼门”站上风口浪尖。不同的是,制造业是在确定的商业机会下,通过压榨员工追求低成本,获得长期领先优势。

今天的互联网企业,只想在短期内抓住“风口”,给员工打鸡血,和对手拼白刃。其残酷程度,简直让富士康们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

2

 
知识密集型企业中
员工被目标统治 

互联网公司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企业:“知识”意味着员工主要从事脑力劳动,“密集型”意味着员工是最大的生产力和成本。

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区别不在于用脑还是用手,而是组织生产的逻辑不同。

在制造业,少数管理者做出经营决策,大多数体力劳动者在流水线上,按标准化的方式生产标准化的产品。

而互联网企业,虽然有管理者制定方向和策略,但每一个员工也要运用自己的知识与经验,解决一个个具体问题。

在这里,质量和过程都是不明确的,这是脑力劳动的特点。

因此,互联网公司都极其推崇目标导向。公司目标分解到部门,部门分解到个人;年度目标分解到月,月分解到天。

这其实是无奈之举,因为你无法告诉一个人怎样用脑子,你只能告诉他:拼命去做,拼命去做。如果目标没有达成,要么不够努力,要么能力不行。

真的是努力不够、能力不行吗?

事实上,面对激烈的竞争环境、全新的业务领域,制定合理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甚至像社区团购,整个业务需求都可能是虚幻的, 但每个公司都想“造伪成真”。

因此他们发明了“出勤率”“加班率”“工作时长”这些伪目标,它们起到了目标激励的效果,却并不导向什么结果。

说到底,互联网公司的目标导向并不是真的以目标为方向,而是以目标为手段。

当整个公司形成一种目标文化和绩效体系,过程的规范就被忽视了。以目标的名义,加班变成了员工自己的选择。

制造业中,机器设备是最大的生产力和成本,因此要维持设备的最大限度运转。

互联网公司中,既然人是最大的生产力和成本,那么让员工像机器一样24小时运转,恐怕就是互联网公司最大的梦想。 

 

3

 
这个时代的本科毕业生
最容易接受奋斗论

激励的竞争、层层加码的目标,这些可以解释996,却不能解释996何以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文化。

十年前的富士康,流水线工人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,薪资中却只有一半底薪,另一半全靠加班获得。

所有底层都在以命换钱,但只有互联网公司敢喊出“996是福报”。

他们的底气,就是奋斗论。

过去十年间,互联网公司的平均薪酬一直排在各行业前列,诞生了一个个造富神话,阿里P7的传说至今在坊间流传。这些光环,对大学本科毕业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。他们正是互联网公司员工的主力。

他们大多出身城镇职工或农村家庭,抱着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信念挤过高考的独木桥,大学里接触了更广阔的世界:他们对自己的人生一直有更高的追求,他们的家庭对他们一直有更高的期许。

残酷的是,他们赶上了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十年。

2008年以后,社会财富迅速向房地产、金融等行业聚集,能够吸纳最多人才的制造业、商业、服务业却利润微薄。

阶层日益分化,上升通道锁死。互联网公司,是仅存的那道梯子。

于是,仿佛又回到了高考前,职场被描述成一个靠“奋斗”就能取胜的战场:

“年轻人现在不吃苦,以后有苦吃。”
 “应该庆幸现在有拼搏的机会。”
……

时代赋予了互联网公司机会,抽走了年轻人更广阔的机会,在这里,他们被“奋斗论”围剿。

996成为互联网公司的独特文化,宏观上是时代孕育了土壤,中观上是公司竞争带来动机,微观上是目标体系提供了手段。

其中,宏观是最根本的。倘若有更多的机会,互联网行业不会那么一枝独秀,公司之间的竞争也不至于如此残酷,目标体系也会被更合理的运用。

今天,互联网公司的光环正在褪去,年轻人的意识一天天觉醒,可是,时代准备好更多的机会了吗? 


标签: « 国货崛起,凭什么? | 从数学天才到“华裔赌神”:他横扫美国赌场,狂赚千万美金后被封杀»